成都:为文化名城腾飞插上数字“翅膀”_凤凰彩票娱乐

  素有“天府之国”和“休闲之都”之称的成都,如今有了更宏大的目标建设世界文化名城。

  不久前召开的中国共产党成都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共成都市委关于弘扬中华文明 发展天府文化加快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的决定》,为成都的文创产业发展进一步指明了方向。

  世界文化名城的建设,离不开产业的支撑。纵观全球,以科技引领的数字文化产业成为新一轮城市竞争的核心。而成都,则试图抓住这个新的历史机遇。

  近日,“TGC2019腾讯数字文创节开幕式暨城市共生计划发布仪式”在成都举行。成都市副市长敬静、腾讯集团副总裁兼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共同启动“数字文创城市共生计划”。

  按照计划,双方将在文化产业发展、文创人才孵化、城市文化形象塑造等方面展开合作,共同推动成都市新型数字文化建设,打造成都“中国数字文创名城”的城市形象与城市品牌。

  一方面,成都的数字文创产业迅速发展。以网络游戏为核心,延展到网络视听、网络文学、网络动漫、网络音乐等各个领域,成都的数字文创生态已经初现雏形。

  另一方面,早在2005年,腾讯即在成都设立办事处,2008年设立成都分公司。如今,腾讯在成都已有超过3400名员工,2017年实现营收120亿元、纳税32亿元。全民手游《王者荣耀》也诞生在位于成都腾讯大厦中的天美L1工作室。

  腾讯旗下一系列全国知名、乃至全球著名的文化IP的诞生和成长,“与成都活跃的文化氛围、开放的政策环境、完善的产业链条息息相关。”程武说。

  而此次成都与腾讯的合作,是一个重要的开始。正如敬静所说,双方将以此为契机,“进一步推进成都与腾讯数字文创的共生发展,共同打造中国数字文创第一城,积极探索城市和企业创新合作的新动能、新模式、新平台、新标杆,为成都建设西部文创中心和世界文化名城注入新的活力。”

  1949年后,成都作为西南地区的重要城市,在“一五”期间就被定位成全国四大电子工业基地之一。之后,软件产业在成都蓬勃发展。2012年,成都被授予中国软件名城的称号,也是西部地区首个获此殊荣的城市。

  “再后来,游戏代工、自主开发,一直到走到今天,成都的游戏产业在全国也比较突出。”蔡尚伟表示,这是成都发展数字文创的脉络,说明了成都在数字技术支撑这条线上的优势。

  依托于这种优势,成都市政府在2002年就提出了建设“数字娱乐产业基地”的战略构想,并大力扶持以网络游戏为代表的数字娱乐产业。

  当时,成都以其优越的条件吸引了一大批国内外优秀的游戏企业入驻。从最早的GameLoft,到其后的金山、盛大、腾讯等,游戏巨头相继在成都组建研发团队。打造出《王者荣耀》的天美L1工作室的前身,就是当时腾讯在成都组建的卧龙工作室。

  正是由于本土企业崛起、产业政策落实和大公司入驻,成都被最早预测为北上广之外的“网游第四城”。

  但由于缺乏运营经验,成都更多承担大公司的研发、美术外包、客服基地角色,产业链利益核心的游戏运营都是拿到北上广。因此,成都的游戏产业并没有延续“第四城”的传奇,转而进入了漫长的转型阵痛期。

  一方面,成都有深厚的游戏基础和人才储备,另一方面,他看中了成都在游戏运营方面的短板。在他看来,一个健康的环境应该是产业链有上下游,有研发就应该有发行。他觉得这就是他的机会。

  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在成都扎根第二年,他创立的天象互动就打造出了影游互动的现象级手游《花千骨》,之后,又相继研发发行了《醉玲珑》等知名IP手游,在行业内站稳了脚跟。

  尼毕鲁也同样是一家自研自营自发的成都本土游戏公司。它的战绩是打造出了超越《愤怒的小鸟》、登上AppStore手机游戏北美畅销榜首位的《银河帝国》。

  天象互动、尼毕鲁都是成都游戏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成功案例。到2016年,它们所在的成都高新区聚集了游戏企业300余家,从业人员约1.3万人,其中51家规模以上游戏企业实现营业收入120.5亿元。成都游戏再次给创业者带来了全新的想象空间。

  “很多工作都是相通的,在技术层面和内容层面都已经具有很好的专业人才储备,在政府主导下的产业结构完善和调整,优化的速度会更快。这是成都做得很好的地方。”成都天象互动众创科技服务有限公司COO吕落伊说。

  近些年,一大批市场认可度高的数字文创作品在成都陆续推出,包括全民手游《王者荣耀》、被电视剧带火的网络文学《琅琊榜》、传唱大街小巷的《成都》、主打成都美食的短视频IP“小野办公室”等。

  以网络文学为例。2015年,电视剧《琅琊榜》获得观众的一致好评,其原著小说《琅琊榜》也红遍网络。而《琅琊榜》的原著作者海宴,就是成都的一位网络作家。不仅是海晏,成都其他的网络作家如月斜影清、唐七等,也都在网络文学领域具有相当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为了让网络作家们能够安心创作,写出更多更好的网络文学作品,成都市互联网文化协会等联合发起了成都市网络文学联盟,帮助他们打理各类IP业务。

  2017年,成都市还设立了四川省内首个网络文学行业奖项“金熊猫”网络文学奖,旨在挖掘川籍潜力网络作家及作品。

  2017年3月,成都市政府与腾讯签署协议,腾讯将重点在成都布局游戏电竞产业,围绕腾讯成都团队开发的《王者荣耀》,将成都打造为电竞之都。

  2018年,《王者荣耀》KPL西部主赛场落户成都,决赛一票难求。“这说明年轻人喜欢。年轻人在哪里,趋势就在哪里;趋势在哪里,产业就在哪里;产业在哪里,政府的服务和管理就在哪里。”腾讯成都分公司总经理蔡光忠说。

  目前,《王者荣耀》已经参与了江滩公园IP主题绿道的建设,进一步在成都落实IP实景化,促进文化和旅游的融合发展。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表示,基于“新文创”的指导思想和城市文化发展的不同面向,未来腾讯会在三个方面做好成都的助手。

  其次,立足当下。腾讯集团在活化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助力引入更多优秀的流行文化IP,用更加生动的方式,展现成都丰富的文化内涵。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层面,面向未来。充分利用腾讯集团的技术和平台力量,助力提升成都文化创新能力,推动成都数字文创生态的健康发展。

  新文创,指的是以IP构建为核心的文化生产方式,强调产业价值与文化价值相统一,希望打造更多有广泛影响力的中国文化符号。这是2018年,腾讯在实践6年的泛娱乐基础上的主动升级,也是腾讯基于“科技+文化”定位,在文化维度的指导战略。

  程武表示,在“新文创”指导下,腾讯的对外协作突破单纯的商业范畴,联动起程更加广泛的文化主体。比如腾讯旗下的游戏、音乐、动漫等七大业务都以不同方式参与与敦煌研究院的合作,包括与敦煌研究院的专家共同推出“飞天”主题的游戏皮肤、《古乐重声》音乐会以及敦煌漫画等一系列数字内容,让敦煌莫高窟重新成为备受年轻人喜爱的流行文化元素。

  他说,这些探索给了腾讯很大鼓励,也让腾讯看到了新文创极强的发展性。在与不同文化主体的协作过程中,它不断呈现出新的可能,同时也扩容出新的适用空间。这些正是腾讯集团参与、助力成都世界文化名城建设的基础。

  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对成都来说,世界文化名城是一个终极目标。在这个终极目标之前,成都提出了打造“三城三都”、西部文创中心等,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产业支撑很重要,必须产业为先、产业为大。

  “在发展数字文创产业的过程中,政府的主要作用是重视、引领,让从业者对产业发展有信心,同时要推动政府职能的转变,做好服务。”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2018年9月,31家首批成都市文创产业园区公布,腾讯西部创新创业中心就是其中之一。据吕落伊介绍,该众创空间是在2016年由成都高新区管委会、腾讯和天象互动合作建立的,以孵化数字企业为主。天象互动是实际运营者。

  身为这家众创空间的负责人,吕落伊能够更为深入地了解政府的政策,也更了解创业者的需求。在她看来,成都对于文创领域,尤其是数字文创领域创业者的扶持政策更加全面,覆盖面更广,落地性也更强。目前,众创空间就处理了8例高端人才引进,落实率高达100%。

  “原来创业者觉得有创业的成本压力,不太敢付出这么多。可能原来有10个人的团队、已经很难突破人数。但是给了他们这样一个补贴扶持,可能就变成100个人了。10个人和100个人的企业体量是不同的。”吕落伊认为,这种政策扶持降低了产业成本,也增强了创业者的信心。

  例如,对符合《成都市引进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实施办法》的专家、企业家带着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文创项目和文创品牌落地成都发展,做出重大贡献的,给予最高300万元资金资助。对全市重点新引进的紧缺文创专业技术人才和高层次人才,3年内给予每人最高3000元/月的安家补贴。

  而事实证明,这些政策确实收到了成效。许多从事数字文创的公司体会到人才的“回流”。这种“回流”一方面是在外的川籍人才经历了北上广深的历练后选择回乡发展,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非川籍人才也选择到成都工作。

  “北上广深这几个城市对于年轻人的生存压力还是比较大,但因为成都有良好的氛围,年轻人也看到了机会,他就会考虑能不能去。《王者荣耀》就诞生在成都,是我们目前最大的一个IP,那就说明内陆城市也可以做得出来、做得很好。”蔡光忠说。

  作为中国数字文创重要的参与者和推动者,过去七年来,腾讯逐渐构建起了一个以IP为核心,涵盖游戏、文学、动漫、影视、音乐、电竞等业务在内的泛娱乐业务矩阵。

  而依托腾讯数字文创品牌内容生产能力及影响力和成都特有的城市特质和雄厚的产业基础,以成都高新区为核心试点区域,共同打造“数字文创名城样板区”,也是对于中国其他城市极具意义的探索和示范。

  “政府希望我们发挥发动机的作用,借助腾讯的力量带动整个产业的发展。”但是蔡光忠觉得,还不敢说一定能完全承担起这个责任,“我们更多是一种探索者的角色。因为文创更多的是创造,是讲创意的。”

  蔡尚伟对成都数字文创的未来十分有信心,“新的数字技术出现了,其实这也是一个弯道超车、后来居上的机会,实现后发优势是完全可能的。”(光明融媒记者韩业庭)

上一篇:【】2018年12月26日16:48:00增强主流文化影响力凝聚力不断提高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