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流行语的代际密码_怎么注册凤凰彩票

  网络流行语因其精确表义且饶有兴味而广受年轻人欢迎,这些网络语流行的背后往往折射着社会心态的变迁。流行语是一代人的情怀,也是一代人的秘密,解读流行语,就是解读一个时代的状态与情绪。近日在清华大学举办的题为“新青年的自恋、自黑与时代语言”的讲座上,数位作家解析了网络流行语背后的社会文化密码。

  网络作家六神磊磊说自己每天都在接触网络热词,每次写文章都会面临一个选择:用不用网络热词,用多少,怎么用。他现场列举了几个他觉得特别好、特别精准的网络热词。比如“求生欲”,比如因为艺人王菊而成为网络热词的“陶渊明”,比如出自李白《侠客行》的“深藏功与名”,六神磊磊说:“我们用一种非常奇妙的方式,重温了经典,莫名对这些人物有亲切感,好像李白、陶渊明不那么遥远了,这是件好事儿。”因此他认为,对热词还是要包容、欣赏、了解、使用,热词应该是思维的助手,而非牢笼。但如果总是用热词贴标签,就会降低人的思考能力,过度使用热词会让人停止思考,没有进步。

  同时,六神磊磊认为,流行热词会是一代人共享的秘密,当岁月过去之后,其实很难把这种美妙的经验复述给下一代人,因为时过境迁了。比如有个电影叫《庐山恋》,上一辈的人探讨电影里的种种细节,会激情洋溢,但我们可能就不懂——青春是一代人的秘密,这个东西是无法与你后来的人分享的。今天我们讲到“求生欲”和“陶渊明”的时候,大家会心一笑,因为我们是一代人,有着共同的青春,这是非常美妙的体验。

  作家马家辉认为,互联网是一个把所谓“一代人”的概念扩大了很多的地方,他不认为流行语只是一代人的秘密,他说,不同年纪的人在互联网上分享语言和秘密,用日本人的说法就是无时差、无年差(没有年纪的差距),大家可以通过语言来分享秘密和焦虑。代际关系也可以通过网络拓展,不同地方的人的生活状态、处境、语言,原来可能其他地方的人不懂也不关心,但现在大家都上网,都懂,也都有感应。

  但他同样觉得,用网络热词来贴标签不是令人愉快的事,比如现在除了“油腻”,好像不晓得怎么描述大叔或者是中年男人了。好为人师的叫油腻,整天讲佛系语言的叫油腻,好像天文地理无所不知的还叫油腻。当描述几种不同风格的人,只能把这些人归纳在一个词里的时候,就是用一个标签把自己和别人框住了。

  作家黄集伟说,近些年,用一个字概括生活感受的表达方式很盛行,比如,说到无处不在的社交生活,我们常常用“尬”这个字简单概括,说到上班摸鱼淘宝,我们常常用“刀”这个字一言以蔽之。他认为这种以单个汉字简省归纳的语用习惯跟言说空间有关,也跟言说成本有关,在这一语境里,单个汉字看上去很抽象,其实很具象,看上去很简单,其实背后很复杂。

  就拿“丧”字来说,在实际语言生活里,“丧”这个原本并非褒义的汉语单字带给我们的感受并非一贬到底。“丧”很复杂,我们对它的感知、认知也是斑斓繁复,一言难尽。2018年世界杯期间,“肥宅文化”忽然逆袭,在黄集伟看来,这个逆袭,标志着“丧文化”开始迎来了积极评价——很多既不肥也不宅的年轻人忽然自称“肥宅”,除了赶时髦,恐怕他们更欣赏这样一种热烈、乐观的“丧”——肥宅快乐丧。

  史航则从流行语“人间不值得”谈起,他说,李诞原话是“快乐点吧朋友,人间不值得”,意思是“不值得难受”,不是“不值得经历”,如果只放后一句,就变成另外一个样子了,但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点之一——就像马东说的:“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史航说,在今年的流行词里,他最欣赏“凉凉”二字,“像我这样身材的人,‘凉凉’永远是一个美好的事情,不管在什么季节,我永远不想让自己烫烫的、汗汗的。但对于很多人来说是真的怕‘凉’,凉了就没办法再热,就是翻篇了,镜头不再转回来。但其实‘凉凉’是一个美好的契机,就好比一屋子人挤来挤去、互相说话、加微信,一个人恨不得同时加四个微信,这时候你会觉得很闹。在这么热的环境里当两个人都选择‘凉凉’时,其实他们是以比较好的一个方式相识了,比在一堆中加了个微信,看这个是谁、那个是谁的感觉好得多。”

  流行语折射出的语言使用习惯更迭、造词造梗的速度之快,让很多人感到瞠目结舌,当天活动的主持人、《诗词大会》亚军彭敏表示,现在的00后跟80后“很有可能就不是同一个人种”。不同的语言系统造就了不同的表达习惯、审美品位、生活趣味,“不是一个人种”恐非笑谈,因为“我们在使用语言、创造语言,但其实语言也在构建着我们。我们通过语言来表达自我,但是语言本身有的时候就已经是一种自我了。”(宗禾)

上一篇:流行语背后的文化心态 下一篇:非洲流行文化感动世界可是他们得到回报了吗?_凤凰彩票娱乐